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授佛法,在这里,达摩面壁九年,创立了中国

发布:admin09-02分类: 歪歪漫画网页版

  乾隆五十八年,这一年,由于马嘎尔尼来了,就是英国第一个派到中国的使团,乾隆决定在避暑山庄接见马嘎尔尼,就安排在万树园。英国当时已经是世界上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乾隆五十八年是1793年已经是18世纪末,19世纪马上就要来临了,英国为什么要派这样一个的使团?因为当时清朝实行闭关锁国政策,对于对外贸易限制在广州一个地方,一口通商,而且实行行商制度,外国商人到了中国来做买卖的时候,来贸易的时候都必须住在行商里头,不能和中国商人直接交易,必须通过行商。这就是后来的买办,大家都知道像上海、天津以后洋行里面就有买办,就从这个地方来的。这个外国人做买卖必须要通过行商,当时叫行商,通过这个行商,他们的货物,他们运来的货物,通过行商卖,他们需要买中国的丝,茶,也要通过行商他们来给采购。所以英国人急于要打开中国的门户,就由英王派下一个最高的政府团,到中国来,跟中国的最高当局,跟皇帝直接谈判,希望中国能够把天津、舟山、宁波等这些地方都开放成通商口岸,而且提出一些有关通商的这样一些条件,以及要求,就派马嘎尔尼来,马嘎尔尼要到中国,东方这样一个大国,而且当时西欧人对中国人了解很少,认为是一个神秘的东方大国,在亚洲也很强大。因此这个特使他要经过很严格地挑选,马嘎尔尼是驻俄国的公使,被认为和外国宫廷打交道多年,有丰富的经验。当时印度已经是英国的殖民地,也在印度从事多年的工作,所以有海外工作的经验,本来任命他做孟加拉总督,最后还是让他来做使华的特使,所以这个人是经过精心选择的。马嘎尔尼来了以后,当然就是要吹嘘英国的伟大,强大,马嘎尔尼带了大批的当时的礼物,当时科技比较先进的一些礼物,有天体运行仪,有地球运行仪等等,欧洲当时近代的自然科学方面的礼物。
  乾隆知道英王派出这样一个使团就非常重视,当时负责谈判的是和珅,大家都知道,这是清朝最大的一个贪官,和珅坚持要行三跪九叩大礼,和珅一定要按照中国的礼节,英国人坚决反对,英国人说如果行三跪九叩大礼,就表示英国成了中国的臣子了,臣服于中国了,英国不可能臣服于中国,所以绝对不能行三跪九叩大礼,中国不也让步,就僵持到这个地方了。英国人就提出一个方案,说如果你们一定要坚持,中国人一定要坚持行三跪九叩大礼,那么他带有准备送给乾隆的英国英王的画像,他带有一幅英王的画像,那么中国人也要派出一个跟他的身份相等的这样一个大臣,向英王的画像,行三跪九叩大礼,那么和珅当然不同意,中国的大臣只能向皇帝叩拜,怎么能向外国人叩拜呢,这又不行了,又僵持住了,看到这个就行不通了。
  秦始皇统一中原后,为了巩固统治,加强北方防御,他在燕、赵、秦三国原有的北方长城的基础上,修筑了横贯当时秦王朝整个北部边地的秦长城。秦长城西起甘肃的珉县,东到辽东一带,比现存的万里长城还要长,位置偏北,秦长城的修建是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修建万里长城,浩大的工程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繁重的徭役使百姓怨声载道,于是,流传有许多关于长城的故事和传说。传诵最广的莫过于“孟姜女千里寻夫”的故事,传说中的孟姜女是否确有其人呢? 
  清朝到北京之后,入关之后,干了几件事情,我们都知道,明朝占领元朝元大都之后,把城墙做了很大的改动,把元朝的皇宫基本给废了,那么今天的景山底下就是元朝皇宫,就相当于我们的太和殿这么重要的一个宫殿给它压在山底下了,目的是什么呢?不能让你元朝的社稷再回来,大明江山要开基立业了,它是起这么一个作用,当然这个景山建的非常巧妙,它既要作为镇山,镇住前朝,也作了明朝营建故宫紫禁城的一座倚山,中国古代建筑讲究叫做倚后面,因为北京是刮西北风,后面要有一个山这个建筑好,这植物住在山前向阳,前面有水环绕有俩金水桥,两道金水桥,这是古代讲的一种比较好的风水,它又创造了一个非常好的、人和自然非常和谐的这种环境,那么清朝来了之后呢?没有像明朝那样搞大的建设,它做了几件事情,其中一个就是景山上建了五座亭子,人文景观大大加强,北海上建了一座白塔,对这个城市都是一些标志性高的一些建筑。 
  请大家注意,最初的大众文化,一种新的大众文化一开始总是具有原创性的,总是前所未有的,不这样它就无法引起公众的注意、公众的喜爱。但是,它一旦流行开来,就会不断地仿做、复制,也就形成了模式化,最后又走向僵化,迫使大众文化又从事新的创造,这样演化下去。所以,大众文化刚开头总是带有原创色彩。比如说李春波的《一封家书》,开创了用日常语言、书信语言来谱写流行歌词的先河,带来了当代流行音乐日常化的潮流。所以把“此致敬礼”这一类的话语都放到了流行音乐中,确实带来了一种新鲜感。人们争相传送、争相仿做,这样一个文体就流行开来了,许许多多的仿做的歌曲也就产生了,像《祝你平安》、《常回家看看》、《咱们老百姓今儿个真高兴》等等。那么,这些都顺着这样一个原创的东西跟着就上来了,那么大众文化它就总是要寻求一种流行性,一种模式化。
  屈原不仅仅爱故乡,爱人民,他把对故乡的热爱,对人民的同情,升华为对祖国前途的关怀,和对统一的整体的中国的神往。屈原的一生,为楚国奔走奋斗,他全心全意地为国家尽忠效劳。大家也许讲,这是不是有局限性呢?为国君为楚国,不是这样的。在那个时代,人们把对祖国的忠诚变为对国君的忠诚,因为他们认为国君就是国家的代表,忠君就是爱国,所以屈原说,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就是君王的銮驾,皇舆那就是国家的象征,我生怕国君这个车子垮了我终生我要保这个车,同时我们还要明白一个问题,就是屈原渴望楚国富强起来,并不是要存亡继绝,并不是让楚国割据南方,而是希望振兴楚国,统一全中国,屈原在他诗里面非常尊重中华民族的共主,三皇五帝,整个华夏民族的共主就是三皇五帝,而且他自称,我是帝高阳之苗裔呀,我是高阳帝颛顼的后代,也是三皇五帝的后代,他并不是说我就是南蛮,我就是南方的我就是,不是这样,他是整个中华民族,我就是整个中华民族三皇五帝的后代,因此在屈原的心目当中,除了楚国之外,还有一个高居其上的整体的中国。他的爱国主义,正是通向整体的中国,他是把热爱楚国同热爱整个中国联系在一起的。
  屈原出身贵族但是他却不安于既得利益,毕生坚持改革的理想,追求美政,也就是改革内政实行法治,举贤授能,振兴楚国,进而由楚国来统一全中国,显然这个理想是符合历史潮流的,是进步的,屈原在他的诗里面这样写到,奉先功以照下兮,明法度之嫌疑。国富强而法立兮,属贞臣而日竢.意思就说我禀承先君功烈,而照耀后世,要声明法度,以席卷国事的疑惑,我要使国家富强,法制井然而立,这样国君你就可以放心地把国事托付给改革之臣。屈原还这样写,对国家大事要章画志墨,也就是应当申明规划,不忘法度。他反复强调要举贤而授能兮,循绳墨而不颇。也就是说,说政治上要举用贤者和能者,要遵守一定的规矩,而不要有偏颇,为了这些理想,屈原不懈地追寻。他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体现了一种执著的追求真理的精神。
  屈原受到楚王信用时间不长,也就是屈原三十岁左右,那么这个时期是楚国历史上由胜而衰的一个转折关头,也是屈原第一次遭受挫折打击被楚王疏远的时期。这个时期楚国内政外交上发生两件大事,第一件大事情就是内政上的事情,在内政上就发生了屈原和楚国的上官大夫之间的一场斗争。楚王让屈原起草改革的宪令,这个起草的宪令,这个法令,还没有公布以前,应该属于保密的,但是,代表着楚国旧贵族集团利益的上官大夫却想先睹为快,想先看一看这些法令里面有对他们不利的,他就要屈原交出来,屈原不给他。屈原不给他,那么上官大夫就到楚王那儿去进谗言,说大王,你信任屈原,让他起草宪令,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是屈原每颁布一个宪令,每起草一个宪令都说,非我莫能为也,都是我的功劳,楚国除了屈原我之外,谁能够领导改革?就把大王不放在眼里。于是楚怀王非常生气,盛怒,于是疏远了屈平,屈原被楚王疏远之后不久,就由左徒改任三闾大夫。三闾大夫是个什么职务呢?主要职责有三条,第一条掌管楚国的贵族三世的谱牒,就管家务事,管三大公族的家务事;第二件事情就主持宗庙祭祀的典礼,楚王要祭祖先祭天地由屈原来主持;第三教育贵族子弟,当老师。这三个职能大家看一看,他都不能够参与政治,也就是说,从此屈原被排除在楚国的政治核心之外。这对屈原来讲是个莫大的打击,那么此外,楚国的改革也因此而终止了,这是一件大事情,内政上的大事情。而这个大事情你们看,屈原在这个斗争当中,他失败了,上官大夫占了上风,楚王听信了旧贵族集团的意见,疏远了屈原。
  屈原他热爱楚国,热爱人民。他的诗里面这样写,说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这是说鸟飞千里,鸟飞千里最终回到自己的老窝,狐狸死的时候,据说那个头总是朝着它的出生地。那么屈原呢,他这样爱楚国,爱他的故土,这跟战国时期那个风气完全是不一样的,在战国时期,知识分子朝秦暮楚是常见的一种选择,很常见的,是一种社会风气。在战国时期,秦、楚两个大国打仗是经常的事,但是谁也没有力量吞并对方,所以与其临近的小国根据自己对时势的判断时而帮助秦国,时而帮助楚国,因为如果稍微惹怒哪一个国家都会引来国家的灭顶之灾。在那时候,小国一切围绕着利益来决定自己的行动,不以这种反复无常的立场而羞耻。后用“朝秦暮楚”来比喻人的反复无常。但是屈原他热爱故乡,热爱人民,他把热爱楚国与热爱整个华夏民族统一起来,屈原是个真正的爱国者,他爱自己的故乡,爱自己的故土。在《离骚》的结尾他写到,自己曾经试图要离开这个溷浊的楚国,他用浪漫主义手法,说自己驾着龙啊驾着凤终于脱离了这个现实环境,终于飞升到天空,飞上天空以后似乎已经得到解脱了,写他怎么高兴,我终于解脱了,然后他笔锋一转,写到陟陛皇之赫戏兮,忽临睨夫旧乡,仆夫悲余马怀兮,蜷局顾而不行,意思是说,我在光耀陆离当中我升上了天空,却突然间看见了下界我的故土,脚下是我的故土,我的车夫哭了,我的马儿也不走了,我怎么能割舍得下呀。他就是在《离骚》写到最后,还是我舍不得楚国,我底下这片热土,这是多么诚挚的对故土的一种热恋。我们认为,一个人的爱国主义思想往往是从爱乡土而发展起来的,如果一个人对他自己的生身的故土都没有一点感情,那怎么谈得上对祖国对民族会有真诚的爱呢?所以在当时社会背景下,朝秦暮楚,无可厚非,但是热爱故乡,为祖国的富强而奋斗,则更为高尚,而且屈原他不仅仅热爱故土,更热爱故乡的人民,同情他们,关心他们的命运,与他们息息与共。在屈原的诗歌当中,他常常写到“民”,写到“百姓”这两个词,他深深地怀着忧国忧民的思想,他不愧为一位伟大的人民的诗人。
  屈原这一生,被两次流放,第一次流放是在楚怀王24年,也就是公元前305年,这个时候秦国的秦惠王死了,新的国君秦昭王登极,那么楚国国内亲秦派再次得势,楚国再次和齐国分裂,又要求和秦国合在一起。那么屈原是主张联齐抗秦,但是亲秦派呢,却排斥屈原,屈原极力反对,反而遭到流放,屈原的第一次流放在汉北,也就是在今天的湖北的郧阳襄阳这一带,时间大约是四、五年的时间,后来屈原作为联齐的使者被召回来了,这是第一次流放时间比较短。第二次流放起因就是因为武关之会。所谓武关之会,武关在秦国的境内,秦国的新国君秦昭王,为了表示拉拢楚国,邀请楚怀王,到武关会盟。大家知道在春秋战国时期,经常有诸侯盟会,要求楚怀王会盟,那么这时候楚国国内围绕着楚怀王究竟可不可以去,产生了激烈的争论。以屈原为代表的一派,坚决反对楚怀王到秦国去盟会,到武关盟会。他认为秦国是虎狼之国不可信,去了楚怀王的安全有保障吗?去了能谈出什么问题来吗?而以楚王的长子,也就是后来的顷襄王,以及楚王的小儿子,也就是后来的令尹子兰为代表的这一派,坚决主张楚怀王可以去。他们说,奈何绝情欢,秦王好意嘛,要求我们去,为什么要拒绝他的好意呢,最后楚怀王听信了他的儿子的话,到了武关去盟会,果然不出屈原所料,楚王一去就被秦国扣了。楚王被扣以后,趁机他逃出来过,逃到哪儿呢?逃到赵国,堂堂楚国的国君到了秦国被抓了,抓了以后又逃脱了,逃到赵国以后赵国不敢接受,说我得罪不起秦国,又把他送回到秦国来。最后楚怀王是死在秦国,战国七雄很大一个国家,楚国的国君就这样死在别人国家,楚怀王死了。楚怀王死了以后,他的儿子顷襄王继位,就是后来的顷襄王,顷襄王继位,让他的弟弟也就是楚怀王的小儿子子兰做令尹。那么楚国的人对他们兄弟俩是心有怨愤的,因为当初楚怀王到秦国去,就是他们的主张,现在楚怀王死在秦国,而这些主张他去的人,一个登上了王位,一个当了令尹,所以很多怨言。那么这个怨言最多的当然是屈原了,屈原特别对子兰,很多怨愤之言,怨愤之词,子兰听了以后非常生气,于是在顷襄王面前进谗言。顷襄王大怒,就把屈原逐出郢都。郢都就是当时楚国的首都叫郢都,屈原就这样被赶出首都了,屈原的流放他是从郢都出发沿江而下到鄂渚,鄂渚就是现在的湖北武汉,然后再沿江而下,到了长江下游的岳阳,岳阳大概在现在的安徽境内,然后就在岳阳逆流而上,折返回来,再过鄂渚,也就是武汉,然后再沿江而上过洞庭湖,到湖南的辰阳,到湖南的溆浦,然后由溆浦再过洞庭湖到汨罗江。我说这个过程很简单,实际上是历时二十年,这二十年之间屈原是个什么样子呢?屈原他的诗里面很多地方描写他这种流放以后这个形象,他说苟余情其信姱以练要兮,屈原长得非常清瘦,但是颇有精神。屈原在文章里写,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
  去了以后,他们校领导看了以后,很快就给我一个反馈,说可以,我觉得可以在这个基础上边呢,就是进一步往深入的地方做。但是我自己感觉到,我们没想到这些东西,费了一些脑筋,盖了这么一个东西,我不大相信读者会能够理解我们这个良苦的用心,你说的那样的东西,什么建章宫,人家没有读过历史的人,根本不知道是何许物也,所以那套东西还是不行。我说恐怕还要想一点办法,我除了这个主碑以外,我们可以说它叫一个三层结构的一个水景建筑,还得要做一个辅碑,把这个意义再明确一点。所以在这个后面,在这地方又做了一个辅碑。这个辅碑我的意思就是把这个东西刻上去,就是刻我刚才讲的,就是聚莘莘学子于五湖四海,育创新英才惠四面八方。同时为了更加明确地表达华侨大学的特点,在前面做了一张世界地图,就是意思呢,我们这个学校的生源不完全是来自国内,也包括海外。后来他们学校的意思呢,还要把他们的校训也刻上去,我说那刻就刻吧。
  全球化是当今实业界和学术界的一个无意识中就渗透到一起的,或者是迫于现实的无奈汇集到一起的。真正的有活力的健康的多元文化,应该是自觉的、起码带有自觉的成分,应该是社会各界仁人志士共同一起来探讨如何使得多元的互渗走向一种自觉、走向一种积极的主动的趋势。那就是多元化生,多元化生不是无意识的、被动的、随意的互渗、拼贴,那样比多元隔绝强不了多少。真正的多元化生,应该是多种文化元素形态按照这个文化应有的个性的要求,被优化组合起来,走向一种健康的充满活力的良性循环的轨道。
  如果说中国古代建筑史研究在通史、断代史方面已经做了大量的、开创性的工作,相应地,在地域文化研究方面则相对不足,甚至有经缺纬(地域文化不是没有人做,但分散而不平衡)。多年来,本人提倡地区建筑学,其理论与实践不能没有地域文化研究的根基,否则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这次去西藏就深感对地域文化的再发现,很惭愧年迈八十方初窥宝库,相见恨晚,西藏幅员之广阔,文化之深厚,民族之纯朴,实给我以极大的教育,亦坚定我对地域文化研究之责任与信心。
  如果我们还要加一点呢,可能就是各行其道。每一种文化、每一元文化都有自己的“道”,都有自己的立身之“道”、存在之“道”。那么每一种文化按照自己的“道”去发展、自己的规范去形成,我想大家都按照这个规则来生长,那么我们这个文化就可能会走向一种良性循环的轨道。
  如果用一种宏观的和长程的历史眼光来审视18世纪以来的世界文明的演进趋势,我们就会发现,在近三百年的时间里,整个人类世界在西方化浪潮的冲击下经历了一次潮涨、潮落的过程。18世纪以来,一个经历了文化自我更新和资本原始积累的历史洗礼而异军突起的现代西方文化,凭借着自身的经济、政治和军事优势,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推行一场由西向东、由北向南的扩张运动,从而拉开了我们通常称之为殖民化或西方化的历史过程的序幕。然而,20世纪并不像19世纪末叶踌躇满志的西方人所想象的那样充满了和平和幸福的明媚春光,而是在血腥的暴力和苦难的战乱中辗转呻吟着度过的。两次世界大战给人类肉体和心灵留下了难以弥合的创伤,而冷战的阴影并没有因为两大阵营对垒的结束而被驱散,至今仍然像梦魇一般笼罩在人们的头顶。
  儒家知识分子认为,朱元璋以大明为国号,他以火德立国是得了天道,是得了神助,是理所当然,要统治全国。所以,即使在朱元璋已经抛弃了当年白莲社所提出来的弥勒降生、明王出世这样一些观念,但还是保留了大明的国号。还有一点,上一回我们留了一个小问题,就是谁要是当王,都说是大王,大王,怎么小明王,偏偏是小字?谁立年号,从古至今都是两个字的年号,都没有一个字的年号,为什么明朝在立国之前,朱元璋做吴王的时候有一个年号,叫吴元年?一个字,什么意思?
  入了清代以后,少林开始逐步衰落,这个衰落是因为佛教入清以后,总的形势就衰落,因为清朝时,它的主要宗教取向是喇嘛教,就是藏传佛教,以密宗为主,而禅宗在整个清代开始衰落。并没有发生过所谓清朝火烧少林寺这些事情,这都是小说家们编造出来的,既没有发生过清代初年火烧嵩山少林寺这样的事情,更没有发生过火烧南少林的事情,我是一个历史工作者,我负责任的说,没有这样的事情。任何一个文化的起落,都有它自身的原因,总得原因是整个佛教有些衰落,衰落下来了。再加上到了晚清国家经济情况不好。清代初期经济情况很好,国家很强盛,所以乾隆皇帝多次来少林寺,而且给少林寺题了匾额,他的爸爸雍正皇帝亲自过问少林寺的修建。少林寺入清以后,被明末农民战争搞了个一片瓦砾,康熙年间就恢复修建,康熙年间就用了很大的工夫来修建,那么到了乾隆年间,它的主要几个大的建筑,它的大雄宝殿,那么它的天王堂,几个大的建筑的牌匾都是乾隆皇帝亲自题写的,就说明清政府对少林寺是很重视的。我们的小说我们的港台的那些小朋友们爱看的那些低俗的武打片里,动不动少林寺反了,清朝派人杀来了,完全是胡说八道,毫无历史根据。我想,少林寺的和尚们也没有愚蠢到以一个寺院的力量来对抗国家,要和强盛的大清王朝来对抗,那是可能的吗?那怎么可能呢?若干个和尚会练几下子武术,有一条棒使的呜呜作响,就敢和大军对抗,那是怎么可能的?是小说的误导。所以清代没有发生过大清王朝对少林寺的残破,也没有发生过大清王朝对所谓南少林的火烧,没有这样的事情,而中期以后随着我们国家多灾多难,整个国家经济残破,经济状况不好,那么少林寺也自然的衰弱下来,当然真正衰落时是在民国年间。 
  弱势和强势之间这种冲突,好像是以一种暴力冲突为主,是不是中间也有和平交往,我不否认,这种和平交往非常多。但是,我们在讲这个过程中,主要是讲大尺度的,因为暴力这种冲突它是一个显性的,和平的交往它往往是一种隐性的。我们很难举出哪个人和哪个人进行了一些交往、什么商业活动。这样的活动也很多,但是它不如这种游牧世界对农耕世界的那种大冲击,对这个文明形态产生的这么深远的、这么剧烈的一种变动。所以在这里我强调得比较多一点。但是我并不排斥,而且我们甚至说,在绝大多数时候游牧民族和农耕世界,农耕世界和农耕世界之间,可能和平交往是占了历史中的大部分时间。但是它的影响往往它不如这一次大冲击来得那么剧烈。所以我们在讲的过程中,主要是想强调它这种剧烈性而已。再一个就是说,在强势文明和弱势文明之间,在一个平等的基础上对话的可能性。我对这种可能性是表示怀疑的,我觉得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是以一种以势凌人的意义上来定义强势的话,我们讲这种对话是完全不可能的。比如说,在西方殖民化的浪潮过程中就是这样,西方当时殖民过程中,以为把整个世界都纳入到西方所承诺的那种幸福前景之中。
  三江并流的主要价值,从地质学上来讲的价值,它都是地质构造的价值非常突出,地质上叫做特提斯构造。那么这一块地方,最重要反映就是讲两大板块的碰撞,一个就是印度板块,一个就是欧亚板块,这两个板块这么碰撞以后,印度板块向下,欧亚板块大陆被挤了上来,那慢慢碰撞,慢慢挤压,青藏高原就抬起来了,喜马拉雅山抬得也是现在世界上最高的,同时这边呢,就是往南去了,就变成我们国家的横断山脉了,因为一挤压这部分就往南挤压得很深,就变成世界上很少有的巨型复合造山带,就是说一挤压以后,这个山很高,四千米五千米甚至六千米这样的高度,一到喜马拉雅山就8848米高了,世界上最高的,那么这边也都是四千米以上五千米、六千米这个横断山脉了,这么高,同时它切下去的河谷也是很深的,就是高山峡谷,那么这个高山峡谷相对高度都在三千米以上,这三江并流就有四个山脉,这四个山脉夹着三条大江,三条大江这个距离只有150公里,所以很窄,是世界上挤压最紧最窄的一个复合造山带,这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那么这样一个地质构造里边,形成了很多复杂的地质科学上的价值,你比如说地层岩石,一直到不同的地貌形态,那这个非常复杂,这么一个复杂的环境,就是对科学研究来讲,那都是很有价值的。 
  三江并流是一个规模比较大的风景区,比武陵源规模大,武陵源就两百多平方公里,三江并流有一万七千平方公里,面积很大。 
  上述两点危机绝非孤立现象,尽管情况错综复杂,其共同点则可以归结为对传统建筑文化价值的近乎无知与糟蹋,以及对西方建筑文化的盲目崇拜,而实质上是所谓全球化(不是真正的)与地域文化激烈碰撞的反映。
  少林功夫,以棍当先。 本身可能组成它的这些建筑并不都是重要的建筑,但是他们共同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历史环境。而这个历史环境又反映了一个民族或者一个地区文化发展的过程,像这样的一些遗产,国际社会给予了越来越多的重视。那么从我们《世界遗产名录》当中也可以看到这样一种趋向,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对于文化遗产的保护,那么它所涵盖的内容,就变得越来越广泛,越来越大。 
  实际上大家都不大了解,到三十年代我们一些武术家,武术史家来采访少林寺的时候,少林寺已经很残破了,僧人的数量很少。再加上大家知道,解放以后有一段时间里,我们的政策偏左,我们的宗教,尽管党的政策是很明确的,但是在具体操作执行中出现了偏离,后来发生了文化大革命,那当然不用我讲了,大家很清楚,我听说当时少林寺只剩了几个僧人了吧,而且都很贫困,连基本生活都保不住。 
  实际上就像一个天平,你这边高起来了,这些人顺着就落到那边去了,这边抬起来了,就往这边落。因为游牧民族本来就追逐水草而生,没有固定的城市,没有固定的不动产。都是不断地游徙的,哪边有利可图就往哪边倒。那么当时呢,我们说罗马帝国和中国的秦汉帝国虽然没有直接交锋,但是,由于我们秦汉帝国不断地向西部发展,不断地主动地出击,不断地攻打匈奴,所以使得匈奴最后打不过汉代的军队就向西跑,那么向西的结果呢,就是使得整个亚欧大草原上,平静的游牧世界一下子掀起了轩然大波,这个轩然大波的结果,就迫使一支一支的游牧世界,打不过匈奴人就纷纷地向西跑,或者向南跑。那么这样灾难就落到了南部的那些农耕世界、那些文明的头上,那么匈奴人,从公元前20世纪的时候就开始向西迁徙,到了公元后1世纪,受了一次大的挫伤以后就大规模地向西流窜,那么这个流窜的结果一直持续到公元后5世纪,匈奴人边走边停,那么最后一直到公元5世纪,他们来到多瑙河。那么受他们的挤压,当时亚欧大草原上的一些其他的游牧民族,比如说,像月氏人、马扎尔人、匈牙利人、阿兰人,这样一支一支游牧民族就纷纷地往西跑或者往南,这样就使得当时南部的萨珊王朝受到了很大的冲击。而罗马帝国最后遭到了灭顶之灾。那么最后形成一个多米诺骨牌运动,第一张牌,可以说是由我们秦汉帝国推动的,匈奴是第一张牌,就开始倒了,一倒就压倒其他的游牧民族。
  史书上说:“吕后为人刚毅,佐高祖定天下,所诛大臣多吕后力”。也就是说汉初剿灭这些诸侯王,吕后所参与的肯定还不只他们俩,还有很多人。这说明吕后这个人是非常有头脑的一个人。如何看待刘邦吕后杀韩信、彭越以及其他的这样一些大臣的这样一种政治行为呢?我们要客观的分析,开国皇帝杀功臣,在中国历史上是非常常见的现象。当然,汉初是一个吕后和刘邦是一个始作俑者,那么我们怎么样看待这个问题呢?我们要看到汉初是中央集权,和地方割据势力斗争十分激烈的这样一个时期,那么在这样一个时期,如果地方势力做大就势必要威胁中央集权。所以说,吕后刘邦消灭这些诸侯王,应该说从历史的发展角度来说,它是进步的。
  始建于公元495年的少林寺已有一千五百多年的历史,据史料记载,在北魏孝文帝时期,有一位名字叫麻陀的印度僧人来中国传教,当时孝文帝就在今天河南登封市少室山脚下,一片茂密的树林里,为他建起了一座寺庙,少林寺因此而得名。在公元527年,印度高僧菩提达摩来到嵩山少林寺传授佛法,在这里,达摩面壁九年,创立了中国禅宗和少林功夫,少林寺也从此也名震天下。 
  世界遗产当中文化遗产的评价标准,有六项:第一项就是我们所面对的这个遗产项目,如果要列入世界遗产,它必在死刑和宫刑之间他选择了一个男人最为耻辱的宫刑,包羞忍耻活了下来。后来呢,他又充当了本应该由太监来充当的一个官,也就是中书令。当中书令的时候,他为官又不能推贤进士,也就是说并不是个好官。但是就是这位司马迁,撰写了中华文化史上一部宏伟的巨著《史记》。这部《史记》影响了,并且继续影响着中国文化和社会生活,司马迁是不是一位英雄?如何评价他的人格?司马迁有着怎样的传奇的人生?他对中华民族的贡献究竟在哪里呢?这就是我们今天要探讨的问题,我们将沿着司马迁生命的轨迹走进这位历史文化名人的精神世界,来解读两千多年前的一个历史之谜。
  司马迁因李陵事件而蒙受人生灾祸。他因为替李陵辩护,汉武帝震怒,司马迁下狱。他想到了接受死亡甚至有自杀的念头。但他毅然接受宫由儒家来出面。那么在这方面呢,汉代的思想家,汉武帝时期的思想家,董仲舒在这方面起了非常非常重要的作用。那么董仲舒呢,他在尊君这方面,解决精神问题,解决精神上尊君这方面解决得是比较好的,那么董仲舒这个问题是怎么解决的呢?我前头说了,秦朝、汉朝开始,这些君主,他也想解决精神问题,也想在精神上树立自己的权威,不过他们解决精神问题,精神上树立自己的权威呢,他们使用的那些都是一些神学迷信的东西,很多是神学迷信的东西。特别是汉高祖刘邦,他用神学迷信的东西来树立自己的权威,这些神学迷信都是些低层次的、巫术的、精灵鬼怪的迷信。比如说他是龙的儿子,比如说他是什么白帝的儿子,或者说赤帝的儿子,或者他是黑帝,刘邦还自称黑帝,这些东西,这些东西都属于一些低层次的神灵。董仲舒在尊君方面,精神上尊君他也搞神学的东西,但是他搞的是高层次的神,高层次的神学,这种神学是带有理性化的。最低层次的神灵是自然神,像我们说山神河神,树木之神,山洞之神,猪神、牛神、马神。这是最低层次的神,再高一层的神,是血缘群体神,那它表现为什么呀?表现为一些氏族部落的图腾,这是第二层次的神,那么第三层次的神呢是功能神和行业神,功能神,比如正义之神,司法之神,智慧之神,这是些功能神。那么行业神呢?那么由于社会划分成不同的行业,所以人们在各个行业当中,把这个行业的一些创始人,在这个行业当中起着很大作用的人,把他立为神。比如我们说木匠、木工这个行当,那么他有谁呀?鲁班神。航海人们信谁?妈祖。纺织呢,人们信什么?黄道婆。武将,人们信谁呀?比如说信关公。这是行业神,那么自然神、血缘群体神、功能神和行业神,这些神都是多神,是无序列的,无政府状态的。各个地方有各个地方的神,各个行业有各个行业的神,各人有个人的神,这个神很多,然后再往上,开始有一个神灵,我们把它称为至上神。这个至上神呢,他并不排斥多神,而是让多神受他的领导,使多神服从一定的秩序,服从一定的法度,使多神不再处于无政府状态。原来刘邦神话自己,他用的神就属于那种无政府状态的多神,所以他在神话自己时候,他用的神并不确定。他一会儿说自己是龙,一会儿说自己是黑帝,一会儿说他是赤帝的儿子,一会儿说这个,一会儿说那个,这种神对他精神的地位树立是非常不利的。为什么呀?因为这种无政府状态,这种杂七杂八的多神,你可以创造,别人也可以创造,你可以利用,别人也可以利用,别人也可以制造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精灵鬼怪的东西,来神话自己,来虚构这些东西,来抬高自己的地位,所以董仲舒呢,他这时候,他也提出一个神,这个神不再是那种杂七杂八的、无政府状态的、没有序列的神了。那么这个神是什么样的神?它是一种至上神,它是统领百神的,叫什么神,“天”。天是最高的神,这个神是至上神,是众神的领导者,所以董仲舒说,“天者百神之大君也”,天是百神的最高的君主,这个百是概述,也就是天是多神的概述。就是我承认你们信的这些神,你讲神,他讲神,你这个神,他那个神。这些神也都存在,但是所有这些神,都要服从天,天是这个神的最高的君主,所以“天者百神之大君也,天者群物之祖也”。天者是万物之祖,而且董仲舒说了,“不敬天,虽祀百神无益也”,你各个地方的人,各个行业的人,各种人,你可以祭祀你的神,你可以遵从你的神,谁都可以遵从。但是你必须要认识到这一点,在这些神之上,还有一个最高的神,你得敬它,首先得敬它。你如果不敬这个最高的神,你就是祭祀底下那些杂七杂八的神,祭祀你那些具体的神,那也没用。所以尊你那些百神,尊你那些小神,首先你得尊天,所以他提出了一个至上的神,提出了一个最高的神。这个最高的神,这个至上的神,不但是神,不但是至上的神。而且还是有规则,还是有法则的,有了这个规则,有了这个法则,那些杂七杂八的那些百神就不再处于无政府状态了,就应该是有序列了、有规则了。那么他给这些杂七杂八的神,等于给他们套上了规则,由最高的神灵,给他们确立了规则,什么规则呢?实际上就是儒家的道德,就是儒家的规则,董仲舒说了这种话,你不是尊天吗?天有天道,就像我们说神有神道,你不尊神吗?尊神你就得讲究神道,那么天也是神,天是最高的神,你尊天就得讲天道。就得讲天的法则,神的法则。
  所以在当代社会里边,尤其是消费文化中,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消费偶像,他们通过他们的形象,在传递某种价值观和某种对物品的癖好,这就构成了我们当代社会里边非常重要的一个现象。就是说消费偶像从传统的那种叫做给予性的角色,向索取性角色的一个转变,也就是说消费偶像按照一些学者的研究,他们并不为社会提供新的价值,他们只是把现有的商品,现有的商业文化的东西推销给公众。那么这个现象也是非常值得我们去思考的。更重要的在消费社会中,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我们叫做炫耀性消费。 
  所以这就表现为少林寺有勇气来吸收新的东西,吸收我自己所没有的东西,这是一种见识,这是一种胸怀,也可以说这是一种水平,不能吸收,保守固闭,我的最好,我这儿的东西那他就没有前进,没有生命力了,所以今天少林寺能够大踏步的走出国门,向世界各地发展,也不断吸引其他的人来少林寺,在我看来这仍然是少林寺交流传统的一个继续发展,非常好。 
  所以这是我们的武术所谓博大精深,是因为它依托着我们自己传统的哲学理念上。 观意识差所导致的,我们的遗产的环境状况常常不尽如人意,所以对我们来说,文本送上去了,世界遗产有这么几个组织,一个世界遗产委员会,就是177个国家里有21个国家组成的委员会,它是负责每年的常务,开一次会,决定每年的重大事情,那么它决定事情的依据要建立在国际咨询组织、专业机构、非政府的、独立的,建立在他们的一些考察评估的基础上,这个考察评估,就像我刚才举的布达拉宫的例子,他们要派出专家先做实地考察,实地考察报告回去总部再做集体评估,那么我们的文本递上去之后,2月1号以后递的文本你只能作为下一年申报项目,那么就会把这些材料转给专业咨询评估机构。 
  文化景观包括三种类型,第一种类型就是人类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