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她也在这里?”没想到和Redback分开

发布:admin09-18分类: 歪歪漫画网页版

 
  “他们公司是干什么的?”母亲拿出老花镜看着手中的纸片问道。
  “他们很好!估计是上次你救中国人的行动表明你并没有叛国,所以中国政府没有惊动你的家人,不过还是派人把你家监视了起来。”天才又指了指其中几个便衣警察说道,“这些警察盯着你家干什么,我和小猫搞不清楚!”
  “他们竟然相信匪徒的承诺?”我吃惊于中国平民的单纯。
只好亲自张口切入重点。
  “她没有事吧?”我关心地问了一句。
  “她性情天真,不谙世事,她跑去买毒品是没危险,可是她是按着从CIA的情报直接调出来的资料去的,那资料讲的是今天齐奥·耶利和哥伦比亚的大毒枭卡利·克鲁兹做交易。她在这个节骨眼上跑过去买毒品,你觉得会有什么后果?”天才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笑意和无奈,仿佛一点也不意外他朋友的妹妹做出如此近乎愚蠢的行为。
  “她也在这里?”没想到和Redback分开还没一个星期就又要见面了。
  “她有光学变色迷彩,看仔细点!”我换下打光的两百发软弹袋,从屁股后面摸出另一个弹袋,拉开拉链抽出弹链压进枪膛,把弹袋别在枪机匣下面的卡笋上。拉好枪机,顾不上应付鲨鱼接二连三的问题,架好枪一阵扫射,把冲出来的毒贩又压回了过道中。
  “她有没有光学迷彩我都看得很仔细,这里什么也没有!”鲨鱼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距离和恼怒,我不得不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可把我吓了一跳,原来鲨鱼就站在Honey原本躲的阴影中。我看了一眼屠夫,他冲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情。我们三个心中同时冒出一个念头:完了,这下可砸了锅了!那小妮子肯定吓得慌不择路跑丢了。我们回去可怎么向天才交待?
  “她在干什么?”袁飞华看不出Redback在干什么。
  “她怎么会有危险?只是买毒品而已。”我奇怪地问道。毒品买卖在美国基本都是半合法的,只要你不在警察眼皮底下交易,根本没有人理你,哪来的危险?
  “她怎么会知道那些……那些……路?”袁飞华满脸好奇地问道,神色就像做了一个兴奋的梦一样。
  “她这只脚能保住就算不错了,还战斗呢!”全能扔给狼人一根卷烟,把手里的Zippo也扔了过来,我一时搞怪在空中一把拦截了它。等握到手里才发现这只Zippo的表面上竟然穿着一发子弹,看上去应该是AK47的7.62×39mm的弹头。
  “太感谢了!”队长和医生马上接受了她的帮助,找了辆车将Kid送往Honey提供的地址。正渴睡的时候塞过来一个枕头,谁不要?
  “太好了!一切按预定发展,我猜你这个家伙就不会从你的防弹棺材中出来。”我一边低声骂着李,一边接好M18A1的点火机的电线,等所有的民兵都下了车,我压下了扳手。成扇面形的钢珠从车队两面横扫了所有空间,我能清楚地看到躲在车边的民兵被钢珠炸成了漏斗。
  “躺下!我给你看看……”我让他平躺到坐椅上,解开他的衣服,轻轻地抚摸着他的伤口,顺着皮肤突起反映的骨头折断的方向,轻轻地用拇指将断骨向下压回原位。这就是所谓的捏骨术——不开刀将断裂的骨头接好的技术。本来按照秘传中医骨科的传统,这种技术没有十年以上的经验,是不可以在人身上进行的,因为一旦接错位,就要重新把骨头砸开,所以要积累足够的经验才行。可是我现在除了对军火熟,就是对死人熟悉了,对于解剖人体和骨折我见多识广,这种低程度的复位术,已经难不倒我了。
  “疼!”脑后的疼痛让我想起了几天前的一幕。那是在苏禄的丛林中,原本十拿九稳就能救出的人质,却被政府军无聊的“抢功”念头给害死了。看着倒在面前不远处的同胞,我怒不可遏地将下命令的苏禄准将打倒在地,骑在他的胸口想掐死他,结果被边上的美军特种兵用枪托砸在我后脑勺上弄了个“脑袋开花”。由此我们和在场的苏禄政府军以及美国兵发生冲突,现在想起当时的混乱场面不禁有些失笑。当时连队长都气急了,一群人你一拳我一脚地打成了一团。最后我被数百人用枪指着脑袋押进大牢关了三天,骑士他们忙前忙后地才把我救出来。
  “天!这是什么?这不是BZ毒气,这是……”大熊似乎找到了毒气的来源:“这是什么?SCVX!上帝啊,这是VX毒气!”
  “天才,看紧你的猫,她快发春了!”受不了她那看牛郎的眼神,我骂出声来。
  “天才,我们不会开着它打仗的。”我摇摇头笑道。
  “天才进入了美国国防部的服务器,在达芬奇的医疗档案中,查到他在1989年12月美国对巴拿马发动的‘正义事业’行动中,曾经肩、腿、盆骨三处中弹,两发子弹打进了骨头里没有取出来。”Redback说的果然和我猜的不差,看来他们想到的就是这个法子了。
  “天才虚拟了不少账户购买了其他机场大量空票,保证这段期间内只有这里仍有空位飞到美国,错过今早他就只能等到五天后,而那时候我们已经完成了护送任务。五天内的变数有多大,谁都猜得到,尤其是全世界的杀手都盯着我们的时候。他不会让口中的肥肉被别人抢走的。”Redback指指脑门说,“刺客讲的。”  
  “田中志雄?”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不禁重复了一遍。
  “调头!”我和多普尔甘格夫同时叫道。我们俩相视一笑,因为我们都知道对方都有见不得人的事情不想被发现,至少我能肯定他的铁不是卖给了苏拉姆。
  “铁血的世界一切都这么简单!……”我默默地在心中念道。
  “听!提示就在空中!”天才用手指向耳边一点说,“如果你闭着眼也能拆喷气式发动机,那还有什么能难倒你呢?”停了一下后又继续道,“火箭助推器我还没有拆过!有机会搞一搞……”
  “听起来就像个白痴!”屠夫翻着白眼嘟囔道。如果不是天才急得跟什么似的,大家才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